一路走来

2020-06-20 13:33

郭:外国有研究表明,人类大脑中连续不同神经元的突触数会在成长过程中有选择性的淘汰近一半。儿童大脑皮质活动频繁,2岁儿童的大脑皮质活动已基本接近成年人水准,4岁可以达到成年人的2倍,且一直持续到10岁,18岁时会退至成年人水准。所以在此提醒各位家长,务必在孩子18岁前的黄金岁月里选择科学的教育方法开发孩子的大脑,提升孩子的学习能力和创新思维能力。孩子在学校里,他的大脑潜能只用了6%,还有94%的潜能没有开发。右脑的使用率偏低导致绝大多数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形象思维能力都没有完全被开发。

郭:目前我们的孩子面临的升学压力大,很多家长觉得孩子在学校的还不够扎实,还要再去上一些课外辅导班,而把学校的知识再给孩子重复讲一遍,或者用题海战术,只会曾加孩子的学习负担。所以要采用科学的用脑方法,来提高孩子的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让大脑更有效的工作,这才是标本兼治的方法,做到事半功倍。

记者:您为何从珠三角的广州来到长三角的南京传授脑力开发?您认为目前南京的脑力开发教育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郭:一是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的邀请;二是长三角的南京和珠三角的广州比较相似,都是经济、文化、教育非常发达的地区。三是自感有一种拓荒的责任。说实在话,通过两次来南京的调研、考察,我感到在脑力开发的实际工作方面,南京只能称是处于启蒙阶段,和广州相比尚有不小的差距。这是需要我们做的工作,也是我来南京的目的。去年5月,在央视科教频道展示记忆术时,主持人开玩笑地对我说:大家都知道了这种记忆方法,可以不要你了。我说:知道不等于做到,做到不等于做好,我是希望全国人民都真正掌握这种方法。

本报:听说您曾是广州中山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校宣传部副部长,毕业后有很好的工作和前程,为何转行做了教育培训师?

记者:您已经让7万多名孩子学习了全脑记忆方法,请问什么样的孩子特别需要接受这种全脑开发教育呢?

郭:谈及转行,虽然当时承受了不小的外界压力,但兴致所致,我至今不悔。我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我当时的心态,那就是对记忆术相知恨晚。2005年,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神奇的记忆法,一下子就被它牢牢的吸引住了。后来通过参加培训和实践,我对开发右脑的兴趣越来越浓,发现自己颇有这方面的悟性和天赋。一路走来,既帮助了自己,也帮助了很多需要学习方法的人。就像孙中山先生和鲁迅先生一样,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确实很好,但是我也想帮助更多的中国少年认识自己的大脑、开发大脑的无限潜能,成为出色地栋梁之才。少年强则中国强。

About...

热门阅读

随便看看